革命戰斗的一生——張治全烈士傳略

    發布時間:2021-09-26  作者:白振國 宋海輝
    分享到  

    張治全,曾用名張重禧,化名吳有思,人稱“張老頭”,1884年出生于遵化下元寺村,后遷居豐潤池家屯村。1927年,經本村張潤之(又名張洪恩,原為天津第一師范學生)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是冀東較早的黨員之一。

    張治全先后擔任池家屯村黨支部書記,中共豐玉遵聯合縣縣委委員、二區區委書記,中共遵化縣委委員、縣委書記和冀東區農會主任等職務,為黨和人民的事業做了大量工作。1928年1月,張治全以遵化黨代表的身份參加了中共順直省委在唐山召開的京東各縣“活動會”。1931年5月,張治全參加了京東特委在馬蘭峪召開的遷(安)、遵(化)、薊(縣)三縣黨代會。

    1947年3月,張治全在國民黨反動派進攻解放區時不幸被捕,飽受敵人摧殘后,于同年5月犧牲。

    擎紅旗播火種志在革命

    張治全入黨后,在池家屯、葛家屯、石佛林、楊官林一帶積極宣傳“蘇聯是一個什么樣的社會;地主、資本家如何剝削農民和工人;必須實現人人有飯吃,人人有衣穿,不準人剝削人的社會制度”等革命思想,對貧雇農進行共產主義理想的啟蒙教育。通過他的工作,更多的人懂得了革命道理,接受了共產黨的主張。張治全先后介紹趙光、謝元里、身寸(高盡忠)等加入中國共產黨。

    1931年“九?一八”事變前,張治全在黨的領導下,以買狗皮、賣藥、賣襪子等身份為掩護,經常到楊官林學校及附近村莊宣傳中國共產黨的政策和主張?!熬?一八”事變后,日軍侵占東三省,逼進山海關。蔣介石采取不抵抗政策,激起各界愛國人士及東北軍的強烈不滿。為了抗擊日本侵略者,冀東黨組織以極大的努力在軍內和群眾中開展宣傳活動,鼓舞抗日將士勇敢殺敵。張治全在家鄉一帶積極宣傳抗日救亡思想。

    1940年1月,張治全擔任中共豐玉遵聯合縣縣委委員兼二區區委書記,他和區長余尚三在家鄉一帶組織抗日報國會、報國隊、兒童團,秘密發展黨員,建立黨組織,為日后建立抗日政權、開展平原游擊戰爭奠定了基礎。

    張治全在極其艱苦的斗爭環境下,千方百計宣傳抗日救國思想及共產主義。趁去沙流河趕集的機會,他將事先刻印好的“打倒日本帝國主義”等傳單壓在路旁土塊下,供來往行人傳看。借村中操辦紅白喜事之機,他向群眾宣傳“將來社會走向高樓大廈,電燈電話,種地不用牛,點燈不用油”等進步思想。

    1940年秋天,張治全在本村建立婦女救國會后,又在附鄰村楊官林建立了婦女抗日組織。他召集趙青、澤生、茹林、吳慶連、孟毅然、張兆生等進步同志,揭露當時社會的黑暗和不平等;鼓勵婦女必須組織起來,反對剝削,反對壓迫,要剪發放足,爭得婦女解放。

    1942年,日軍對抗日根據地開展“強化治安”運動,調集冀東一個日軍師團和四個團的偽滿軍,配合原有的日軍守備隊、偽治安軍和偽警備隊,對根據地進行“清剿”。這是抗戰以來,日軍投入兵力最多、持續時間最長的一次“清剿”,斗爭空前殘酷。當時,在池家屯東南十幾里的閻家鋪村路北和鄰村楊官林的村南有兩個炮樓子,各有一個排的治安軍把守。張治全和余尚三帶領吉祥、范如、銀杰等干部戰士,智取閻家鋪炮樓,偽治安軍排長唐志全反正。在唐志全引領下,順利拿下了楊官林村南的炮樓,繳獲機槍2挺、大槍48桿和其它軍用物資一部。日后,這個排的治安軍被編為青英部隊第四連,唐志權任副連長。

    1946年,池家屯建碑以后,張治全組織本村的管和、次子張守業、通訊員劉國明等人在抗日紀念樓上撰寫、刻印《農民問答》一書,宣傳土地革命,頗受黨的領導和群眾的歡迎。因而,敵偽把他視為眼中釘,在民國36年5月2日的偽《唐山日報》上誣蔑張治全“以其腦筋新穎,著《農民問答》一書,頗得上級信任,因而得以無法無天”。

    懷國恨圖大業犧牲自我

    張治全家境貧寒,早年,隨祖輩從遵化下元寺遷至楊官林。1935年,為了生計,曾給本村大地主楊峨如家護院(即警衛)。因參與并組織雇員開展向地主要求增加工資的斗爭,不久被開除,不得已遷到池家屯。張治全先后租住管連友、管長虹家的房子(俗稱“串房檐”),以做生意為掩護,在村中秘密發展黨的組織。1936年前后,張治全任池家屯黨支部書記期間,冀熱邊特委書記李運昌曾參加過他組織的支部會。后來,為了方便工作,同時少給房東找麻煩,張治全就在村東的坡坎上蓋起了兩間廂房定居下來,并自掘窯洞燒磚。這樣,他的家也就成了冀東黨組織的秘密聯絡站。豐(潤)、玉(田)、遵(化)三縣革命干部以及過往軍隊也常在他家住宿或秘密召開會議。張治全家六口人,經常是同志們走后,家里就揭不開鍋了,只好靠挖野菜糊口度日。盡管這樣,他還要千方百計讓同志們吃好吃飽。冀東抗聯代理政治部主任陳荻犧牲后,他的愛人高田生活十分困難,張治全經常拿出一些錢來幫助高田解決生活困難,鼓勵她繼續做好婦女工作。

    張治全雖然年歲較大體格也較弱,但卻不分晝夜地工作,常常幾個月、一兩年不回家。就是偶爾從家路過,差不多總是連夜召集會后就走。他不但自己是這樣,還要求全家為革命作貢獻。在他的教育和影響下,三個兒子和一個女兒都先后參加了革命,其中一個兒子、一個女兒為革命犧牲。他讓大兒子張守成夫婦借在遵化城內為日本滿鐵公司當夫役的身份,采購醫藥用品,搜集敵偽情報。張守成夫婦居住在遵化東街馬家樓房內,院內有一間廂房,張治全時常帶冀東領導在那里居住、召開會議。在日寇推行“三光”政策的白色恐怖下,張明遠、李運昌、李楚離、包森、伍仁、彭來等都曾在這里隱蔽過。在環境緊張時,就連偽軍反正的唐志權排長的老婆和孩子也曾在那里躲避風險。張治全慷慨于黨和人民,而他自己身穿藍布大褂,并且補丁摞補丁,滿身油泥,看上去如同乞丐、瘋子一般。他正是如此而不被敵人注意。他化名很多,而且來無蹤,去無影,就連家里人也很難找到他。

    立豐碑化遺愿繼往開來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谷諔馉幍膭倮?,人民享得太平并得到翻身。飲水思源,張治全十分懷念為革命犧牲的烈士。他堅定地說:“先烈為中國抗日的勝利不怕犧牲流血,我一定要給先烈立碑?!彼栒汆l親自愿捐資,教育和說服家人在自家的耕地上親手盤窯燒磚,為冀東二十五縣抗日先烈建立了紀念碑。他為紀念碑題寫了“共產黨是人民的救星”“這一統碑是犧牲烈士一桶血”“奪回來中國”二十六個大字,充分體現了張治全對共產黨、對偉大祖國的熱愛,以及其對抗日先烈的深切懷念。

    斗頑敵顯英威浩氣長存

    1939年后半年,張治全在遵化縣城搞黨的地下工作時曾經被捕,他的長子托人說情,聲言其父有神經病。恰巧,在審訊時,他裝瘋賣傻,最終騙過了敵人而被釋放。被釋放后,他直接去找黨的組織,繼續為黨開展工作。

    1947年3月23日,張治全帶通訊員進步到池家屯的家中,讓進步通知各村村干部,準備第二天早晨在狼山關開會。不料,次日清晨,槍聲四起,沙流河敵據點的頑軍像野獸一樣包圍了池家屯。張治全、喬順友等人逃跑不及,當即將黨的秘密文件埋在鄰居管雙房子東面的小溝里(后由次子張守業將文件交給村武裝班長)。張治全被捕后,當時家里的財產、樓房被燒,張治全等被敵人押到沙流河敵據點。被關押期間,張志全表現出堅強不屈和視死如歸的大無畏精神:一是裝瘋戲耍敵人,二是分析敵情研究對策,三是讓家里人給我地下黨捎信準備給他報仇。

    他與同時被捕的共產黨員喬順友互相配合,以報假名、送假信等手法與敵人周旋,巧妙地騙過了敵人。結果,敵人釋放了喬順友。

    張治全被關押時,得了糖尿病,小便頻繁,敵人幾次讓他喝尿。他反過來奚落敵人說:“我這尿里有糖,是甜的,不相信你們喝點!”敵人惱羞成怒,用繩子把他捆起來吊在房梁上,但他始終沒有屈服。一次,借二兒媳盧翠玲給他送東西之機,告訴兒媳:“我回不去了,告訴村里辦公的要給我報仇?!?/span>

    張治全被捕后,冀東黨組織想盡辦法營救他。當得到國民黨頑軍要押解張治全去北京的消息后,冀東十二團準備在五里屯設伏營救,狡猾的敵人卻將60多歲、身患重病的張治全偷偷地用草車提前轉運到了偽豐潤縣監獄。在監獄關押了七八天,因受百般折磨,張治全病情加劇,眼看生命難保,被本村在城關炸果子的張洪玉保釋出來。1947年5月22日,張治全在回家的途中犧牲。

    張治全的犧牲,是冀東黨組織的重大損失。在開辟地區、選擇人才和打擊敵人的工作中,他提供了許多具體情況和意見。他工作非常深入,聯系群眾,一貫平等待人,但對同志要求也很嚴格。他曾對自己的通訊員劉國明說:“千萬要保守黨的秘密。假若讓敵人逮住,就是掉腦袋啥也不能說?!彼@樣教育別人,也以身作則要求自己。他曾幾次被捕,但都是毫不畏懼,堅強不屈。最后這次被捕,他毫不動搖地與敵人做了最后的斗爭,顯示了一個共產黨員應有的氣魄。冀東行署主任張明遠在抗日紀念樓上題詞:“努力抗戰堪稱模范,帶領人民能作先鋒?!奔綎|區委秘書長彭來題詞:“滿院和風推家及國,一身豪氣舍己為人?!庇靡栽u價張治全的功績,讓后代永遠繼承下去。

    作者:豐潤區委黨史研究室白振國、宋海輝

    主辦單位:中共唐山市委黨史研究室
    冀ICP備15024999號-1

    網站地圖

    關閉
    欧宝app_欧宝app下载-首页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