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明齋與豐潤——記建黨功臣楊明齋

    發布時間:2020-07-30  作者:宋曉慧
    分享到  

    楊明齋(1882-1938),化名楊和賢(又名楊好德),山東省平度馬戈莊人,是中國共產黨創立時期著名的革命活動家,與李大釗、陳獨秀、張國燾等一起工作過,對黨的早期事業做出過重大貢獻,是中共創始人之列的一位重要黨史人物。李大釗稱頌他“萬里拓荒,一身是膽”;周總理贊譽他是一位對建黨多有貢獻、受人尊敬的“忠厚長者”。

    據《豐潤縣志》和《河北省豐潤車軸山中學志》記載,1928-1929年間,楊明齋化名楊和賢在豐潤中學校(車軸山中學)宣傳“十月革命”和馬列主義,并組織學生到陶立營、肘各莊、陳莊子等村參加農民反封反霸斗爭。楊明齋作為長期在中共黨史上的失蹤者,他的名字和事跡很長時間以來對大多數人來說也許并不十分熟悉,但是他在中共建立的過程中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而且是難以替代的作用。那么最早加入共產黨的楊明齋到底有著什么樣的傳奇故事,他又與豐潤有著怎樣的歷史淵源呢?

    一、萬里拓荒, 投身十月革命

    楊明齋1882年3月出生在平度縣西鄉馬戈莊村。7歲開始讀私塾,16歲輟學務農。1901年輾轉到海參崴做工謀生,1908年以后在西伯利亞地區邊做工邊讀書,與在那里從事開礦、修路等繁重勞動的華工聯系密切,積極參加了布爾什維克黨領導的工人運動,并被推選為華工代表。十月革命前,他加入列寧領導的布爾什維克黨,曾被派到帝俄的外交機關當職員,秘密為黨工作。后來投身十月革命,組建華人護衛隊保衛列寧。十月革命勝利后,動員華工參軍參戰,參加了保衛蘇維埃政權的斗爭,為保衛十月革命成果,做了大量工作。后被組織保送到莫斯科東方勞動者共產主義大學學習深造。1920年被派到當時日本人占領的海參崴,以華僑負責人的公開身份從事黨的工作。    

    二、受派回國,聯系建黨大業

    1920年3月,以維經斯基為首的共產國際代表團被派往中國,楊明齋作為小組成員,擔任翻譯和參謀,負責協調工作。代表團肩負著列寧下達的三項任務:一是同中國社會主義團體聯系,組織正式的中國共產黨及青年團;二是指導中國工人運動,成立各種工會;三是物色一些中國的進步青年到莫斯科東方大學學習。4月抵達北京,多次約見“五四”運動的組織者和領導者之一的李大釗,幫助籌建中國共產黨,這與之前南陳北李相約建黨的主張不謀而合,李大釗驚喜萬分,召集北京各界進步人士會晤、座談,請楊明齋介紹俄國十月革命和國內外情況及外交政策,使李大釗等一批信仰共產主義的知識分子更加堅定了走十月革命道路的決心。李大釗了解楊明齋經歷后說:“你真是萬里拓荒,一身是膽”。之后,經李大釗介紹,代表團輾轉到上海會晤陳獨秀,決定發起建立中國共產黨。1920年5月,參與建立上海馬克思主義研究會,楊明齋為成員。8月,決定組建社會主義青年團,并請楊明齋指導俞秀松進行建團工作。不久,在楊明齋的住所,宣告了社會主義青年團在中國的成立,所以楊明齋也是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的創始人之一。同月,陳獨秀、李漢俊、李達、楊明齋發起成立中國共產黨上海早期組織,推選陳獨秀為書記。這次會上,楊明齋遂由俄共黨員轉為中共黨員。隨后楊明齋參與黨的理論宣傳和教學活動,從事一些工會工作。他參與決定將《新青年》雜志改為早期黨組織的機關刊物,并創辦《共產黨》月刊,宣傳馬克思主義和十月革命的經驗。在此期間,他陪同維經斯基往來于北京、上海、濟南等地,推動各地共產黨組織的建立。他在上海漁陽里6號租賃了一幢房子, 開辦中俄通訊社和外國語學社,并擔任兩社社長。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成立后,團中央機關也設在這里。1920年至1921年期間,他具體安排劉少奇、任弼時、肖勁光等20余人赴蘇俄學習。他還指導建立了中共領導的工會--上海機器工會。    

    1920年秋,楊明齋回山東,在濟南與王盡美、鄧恩銘等會見,在平度向鄉親宣傳俄國革命。1921年春,他與張太雷作為中共代表赴伊爾庫茨克,向共產國際遠東書記處匯報中共建黨情況及與共產國際建立關系等問題,并起草了關于建立共產國際遠東書記處中國支部的報告,提交共產國際第三次代表大會。同年6月,他與張太雷赴莫斯科出席了共產國際第三次代表大會,在國際講壇上第一次響起了中國共產黨人的聲音。中共一大后,陳獨秀由廣州回到上海任中共中央局書記,并成立黨的支部,楊明齋為支部成員。   

    1922年7月,楊明齋出席了中共二大,積極參與制定黨的反帝反封建綱領。他先后在《工人周刊》(中共北方黨報)、勞動通訊社任編委,還參加了北京馬克思學說研究會的工作。他以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中國思想文化,成為建黨時期黨內屈指可數的幾個馬克思主義理論家之一。1924年6月出版了14萬字的《評中西文化觀》一書,批判了反對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傳播的復古主義思潮和批判了“全盤西化”的思想,在當時的思想戰線產生了重要作用。1925年夏,楊明齋在廣州任蘇聯顧問團翻譯,做促進國共合作的工作,與孫中山、周恩來等結識共事。10月,為中國革命和國共兩黨培養干部,他受黨的委托在上海接收和選送學員,率領包括張聞天、王稼祥、烏蘭夫、伍修權等在內的第二批學員百余人赴蘇聯到新組建的莫斯科中山大學學習,后在中山大學負責總務工作。他在宣傳馬克思列寧主義、宣傳俄國革命、指導建立共產主義青年團、培養黨的青年干部付出了大量心血,為黨的建立和發展奠定了重要基礎。

    三、撰寫巨著,任教豐潤中學校

    1927年大革命失敗后,楊明齋奉命經上海秘密回國,到京津地區工作。4月28日李大釗等20名革命者英勇就義。在白色恐怖下,楊明齋積極進行理論思考,在北京景山西街西板橋20號完成了9萬字的《中國社會改造原理》上卷,探索中國出路,拯救中華民族。1928年冬,為保存力量,楊明齋被黨組織安排到河北豐潤中學校任教。他找到在北大認識的李大釗的同鄉――河北省豐潤中學校教務主任王德周。大革命期間王德周曾任順直省委委員,1925年經李大釗介紹回故鄉樂亭中學從事黨的活動,1927年蔣介石叛變革命李大釗慘遭殺害,王德周離開樂亭中學,黨的活動轉入了地下。當時,豐潤中學校位于唐山、天津的邊緣地帶的車軸山,相對比較偏僻,學校的進步活動不大被當局注意。隨著國民黨的勢力深入冀東,我黨的秘密活動也在發展。1928年重新組織的國民黨豐潤縣黨部中共產黨員占了絕大多數,我黨的力量實際上控制了這個黨部。豐潤中學校在縣黨部的支持下,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首先推翻了以教育局長潘惠林和原校長郭李航為首的舊的封建買辦教育體系的統治;二是建立了新的由共產黨員組成的教育系統領導班子。共產黨員王玉書擔任教育局長,共產黨員董維新(董志良)擔任豐潤中學校校長,還有一大批共產黨員和進步知識分子組成的教師隊伍,使學校成了我黨一個重要活動陣地。而此時學校也急需像楊明齋這樣有豐富的革命經驗和馬克思主義理論水平的教師,當王德周帶著楊明齋來到學校時,董維新非常高興,考慮楊明齋在北方的知名度,避免引起反動當局的注意和確保他的自身安全,也為躲避國民黨反動派的追捕和減少不必要的犧牲,組織上決定楊明齋化名楊和賢開展工作。

    從此,楊和賢的身份是豐潤中學校21、22班的國文教員,他邊教書、隱蔽,邊用自己印的教材講義,向同學們講十月革命,講革命思想,講授馬克思列寧主義理論,宣傳共產主義。他為新黨員講解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史,從第一國際講到第三國際,增強了黨員們的革命精神,堅定了他們為共產主義奮斗的信念,學生當中有何連甲、李爾重、劉尚之等。他簡樸的生活作風和對同志、對學生的忠厚慈愛真誠態度,得到全校師生的愛戴和尊敬。

    白天繁忙授課,夜深人靜時,他又奮筆疾書,完成自己未完的著述《中國社會改造原理》下卷。稍有閑暇他就走入學生當中,以自己的革命經歷和感悟,以及對中國未來前景的思慮與同學們談心交心,撥開他們心中的迷惑,為不少同學走上革命道路埋下了種子。    

    他注重引導學生聯系群眾,進行社會考察,參加農民斗爭。并帶領學生到大孟各莊村參與斗地主、分田地的農民運動,書寫標語、散發傳單,出謀劃策。他成立“進化學社”,培養了一批思想進步、投身革命的人才。其中,后來成為著名革命作家的宋之的就是 “進化學社”成員。

    利用暑假,楊明齋回到北京,終于完成了近10萬字的《中國社會改造原理》下卷并出版發行,包括他的譯著、論文和專著,無不傾注著一位黨的先驅者為拯救中華民族所付出的全部心血。他以馬克思歷史唯物史觀為指導,探討了中國的社會發展史,提出“中國非采用社會主義不可”,力圖用馬克思主義指導來研究中國歷史發展的進程,以科學社會主義的原理改造中國社會,這在中國史學史上有著重要意義。這些大膽見解和主張是在大革命失敗后國民黨反動派的法西斯主義甚為囂張、白色恐怖十分嚴重的環境中公開發表的,體現了他堅定的共產主義信念和大無畏的革命精神。他的著作閃耀著馬克思主義光輝,是黨的老一輩革命家探索中國革命和建設問題所取得的重要成果,是我國人民的寶貴精神財富。這些見解和主張不僅在當時歷史上發生過作用,就是在今天仍具有積極意義。

    1929年暑期結束,他又用楊和賢的化名回到豐潤中學校,繼續擔任21、22班的國文教師,結合社會考察向學生們宣傳革命理論。在他的參與下,學校黨組織在附小召開會議,成立學生黨支部,曹化春(宋敏之)任書記。到1929年底,發展在校師生黨員30名左右。在楊明齋和董校長及黨員教師們的努力下,把豐潤中學校辦成了革命的大熔爐,一大批學生從此參加了革命,有的在戰爭中拋頭顱灑熱血,有的在解放后成長為中央領導同志和省部級高級領導干部,也為豐潤中學校的歷史譜寫了光輝的一頁。    

    四、初衷不改,壯士含冤犧牲

    1930年1月,楊明齋秘密越境赴蘇聯,寫成80頁的報告書欲向第三國際闡述自己對中國革命即改造中國的觀點,并說服第三國際要從中國民族特點及經濟、政治、文化、歷史的特殊條件出發改變過去對中國的態度和做法,顯然這種觀點與第三國際的觀點存在原則分歧。由于政治原因他被收容并當作叛逃者充軍流放到托木斯克當勤雜工,期間無論條件多么艱苦,但他仍然堅持讀書和寫作《社會生存主義》。1934年8月行政流放期滿后,他進入位于莫斯科的蘇聯外國工人出版社工作,先后任投遞員和校對員。1936年斯大林開始了肅反運動。1937年楊明齋再次被捕,在黑牢中挨了一段時間后,又被釋放。出了黑牢的楊明齋,仍然堅持寫作著述,但蘇聯的政治保衛機構沒有讓他把第三本書寫完。1938年2月楊明齋以被捏造的罪名又一次被捕,并于同年5月犧牲,時年56歲。    

    1989年1月,蘇共中央通過決定,指出在三四十年代以及五十年代初,有數十萬人根據非訴訟機關的判決遭到迫害,建議最高蘇維埃撤銷這些非法的判決,為受害者平反。楊明齋被徹底平反,恢復名譽。    

    1989年8月,楊明齋被民政部追認為革命烈士。

    目前楊明齋故居已建成楊明齋紀念館,成為黨員干部黨性教育基地、青少年學生革命傳統教育基地和紅色旅游景點。    

    雖然楊明齋被歷史淹沒多年,但我們永遠深深懷念著這位建黨元勛。他為實現共產主義理想而孜孜不倦工作的偉大獻身精神值得我們永遠紀念和學習。他在豐潤時間雖然短暫,但為豐潤革命斗爭傳播馬列主義思想,培育了大批革命青年,積蓄了中堅力量、奠定了思想基礎,在豐潤革命史上留下了不可磨滅的歷史功績。 

    (作者為豐潤區委黨史研究室副主任

    主辦單位:中共唐山市委黨史研究室
    冀ICP備15024999號-1

    網站地圖

    關閉
    欧宝app_欧宝app下载-首页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